美团回应涨佣 真是为了“骑手”?

记者梳理发现,各大餐饮协会直指美团三大问题。一是在疫情期间餐饮企业经营困难的情况下,仍然执意大幅提高外卖佣金;二是美团对餐饮企业实施“独家合作条款”,要求商家在“...


记者梳理发现,各大餐饮协会直指美团三大问题。一是在疫情期间餐饮企业经营困难的情况下,仍然执意大幅提高外卖佣金;二是美团对餐饮企业实施“独家合作条款”,要求商家在“饿了么”等其它外卖平台下线;三是美团强迫商家参与平台的优惠推广活动并承担一定费用。

疫情期间,餐饮企业本就面临着收入下滑、成本上升的困难,外卖成为众多餐饮商家的重要出路,然而高昂的佣金无疑大幅挤压了商家的盈利空间,令餐饮企业复苏雪上加霜。

而在疫情之下,餐饮商家毛利率水平普遍不高,如果美团进一步提升佣金,一单外卖很有可能美团比商户还赚得多。

2019年,美团餐饮外卖全年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为56%,到店、酒店及旅游业务和新业务各自贡献了两成收入。但美团外卖贡献的毛利占比只有18.7%。不过与2018年13.8%的毛利率相比,已有明显的提高。

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称,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,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,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,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到26%。

近日,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联合广东各地协(商)会向美团外卖发出联名交涉函,此前,四川、重庆、山东等多地餐饮协会也发文,均直指美团提高佣金、涉嫌垄断经营等问题。

回应显然没有要解决广大餐企燃眉之急的意思,有商家认为美团转移了问题的重点,拿骑手作挡箭牌。金融投资报记者多次致电美团相关工作人员,均未得到明确回应。

据广东餐饮行业协会调查,餐饮企业有接近80%营收不到去年同期的30%,已有60%的企业因营收大幅减少、外卖平台抽成高等原因暂停部分门店营业。

或许是保卫自身业绩更为重要,这也可能是美团拒不认错的原因。2019年美团实现了成立以来的首次年度盈利,全年收入和毛利分别为975亿元和323.2亿元,同比增长49.5%和114%。佣金贡献了美团的大部分收入,全年佣金达到655亿元,同比增长39.4%。

上调佣金等令商家难以为继

■本报记者刘庆华

一位商家算了一笔账:一笔金额为50元的外卖订单,美团要抽佣金,再扣除平台会员红包、外卖配送费,商家拿到手最多只有25元。而扣除人工、水电、租金等成本后,商家基本已经无利可赚。“消费者并不知情,那些满减、红包、打折全都是商家身上割下来的肉!”一位商家说。

涨价的海底捞和西贝等企业如今已致歉并承诺恢复原价,然而针对广大餐饮企业的反馈和要求,美团发文回应称:“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%-20%,真实的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和想象,而且这些收入的绝大部分需要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。”

而截止2019年末,美团账上仍然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34亿元。(下转3版)

美团预计今年一季度收入将会负增长并出现经营亏损。而提高佣金、让商家参与优惠活动并承担相应费用以提升流量,自然是对冲这种压力的有效方式。

此外,美团强制要求商家从其它平台下线,进一步限制了商家的订单来源。

在该协会的公众号中,金融投资报记者看到,广州市天河区的一家饮品店商家实名投诉美团要求商家必须下线“饿了么”店铺,而这在双方的合作协议中并没有明确约定。协调无果,美团在未事先通知的情况下,强制下线了商家的店铺。

对此,美团回应称,2019年8成商家佣金率在10%-20%之间,且8成佣金用于支付广大骑手的工资,每单利润不到两毛钱。对于美团的回应,不少商家认为,这并不能成为美团在餐饮行业面临巨大困难的时候,提佣以及要求“二选一”的理由。

美团预计一季度负增长并现经营亏损

此前,四川省南充市火锅协会也公开举报称,美团突然上调佣金,要求参与平台30%-50%的优惠活动,并与美团独家合作,否则就要将佣金从20%增加至30%。

相关文章